新聞中心/News
聯系我們/Contact Us
  • 電話:0755-27378454
  • 傳真:0755-27378780
  • 郵箱:life@
  • 地址:深圳市寶安區福永街道新田大道71-5號E棟二、三層
新聞中心/News
主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資訊 > content

我國企業遭遇年內第7次337調查

更新時間:2014-07-02 14:35:05點擊次數:2134次

2008年5月23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對我國同軸電纜接頭產品啟動337調查,這是今年以來我國企業遭遇的第7起337調查。

2008年4月28日,美國John Mezzalingua Associates公司向美國際貿易委員會提起申請,指控全球5家企業在美生產和對美銷售的同軸電纜接頭產品侵犯其4項專利,要求對被申請人啟動337調查,并發布普遍排除令和禁止令。2008年5月23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對同軸電纜接頭啟動337調查,我國一家企業涉案。

   據了解,2007年美國對我國出口產品共發起17起337調查,受到337調查影響的行業和產品從機電類輻射到了輕工、化工、生物、醫療器械等多個行業和產品,我國企業在產品出口方面面臨的知識產權競爭日趨激烈,并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價。

   有專家指出,我國企業必須全面認識知識產權制度,提高對知識產權制度運用能力,熟悉反壟斷、反權利濫用制度,同時提高創新能力,以此增加在337調查中談判、應訴的砝碼,實現在知識產權領域的可持續發展。

同軸電纜接頭遭遇337調查

    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下稱機電商會)法律事務部工作人員蔡銘在接受中國知識產權報記者采訪時介紹,應原告美國John Mezzalingua Associates公司的申請,2008年5月23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啟動同軸電纜接頭337調查,涉案產品是主要用于將同軸電纜與電器設備(如電視和計算機等)相連的分支連接器和F連接器,國內的江蘇邗江飛宇電子設備廠是被調查企業之一。5月30日,機電商會在北京召開美國同軸電纜接頭337調查應訴會,將情況對企業做了全面的說明,并與企業進行了交流,提出了應訴的建議。

機電產品受337調查重點“關照”

   “機電產品技術含量較高,近年來在出口中頻頻遭遇337調查。”蔡銘告訴本報記者。據了解,在我國遭遇337調查的產品中,機電產品涉案最多,2007年美國對我國出口產品共發起17起337調查,其中機電產品占2/3,計算機設備、打印機設備、網絡控制器、半導體集成電路、監控設備等產品均成為337調查涉案對象。

    蔡銘表示,很多涉案的國內企業對美國337調查并不了解,機電商會將情況告知這些企業,并開專門的應訴會,對案情進行討論,提出相應的應訴建議,境外訴訟成本很高,機電商會盡自己的力量提供企業需要的資源,幫助企業應對337調查訴訟,多家國內企業同時涉案時,機電商會提出聯合應訴的建議,企業根據自身情況做出決定。由于情況不同,有些案件在訴訟過程中會達成和解,有些會拖很長時間得不到解決,成為企業的沉重負擔。

全面認識知識產權制度是關鍵

    “從2002年開始,我國已連續6年成為遭受美國337調查最多的涉案國,受337調查影響的行業和產品從機電類輻射至輕工、化工、生物、醫療器械等行業和產品。”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張平在接受中國知識產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朗科赴美專利維權案、“337電池調查案”等這些海外維權成功的范例鼓勵中國企業在遭遇涉外知識產權訴訟時要積極應訴,不能被對方的氣勢嚇住,自動放棄維權。海外維權應當是涉案的多家國內企業聯合應訴,涉外知識產權訴訟成本很高,需要花費大量的金錢,對外國法律程序上的不了解也會對中國企業在海外維權造成障礙,因此需要發揮集體的力量,聘請訴訟當地的律師,獲得當地的法律資源,同時還需要企業有自己內部的法律人才進行配合,單個企業往往因為實力不足,難以應付高成本的涉外訴訟。

    “中國企業要提高對知識產權制度認識、運用能力,全面認識知識產權制度,熟悉反壟斷、反權利濫用制度,避免落入外國企業的‘專利陷阱’中。”張平向本報記者表示,造成我國企業遭遇337調查案增多的原因有兩點:表層原因是國內企業研發基礎不強,早期的模仿、跟蹤路線隱含了引發涉外知識產權訴訟的風險;深層原因是國內企業對知識產權制度認識不足、運用不足,對反壟斷、反知識產權濫用制度不熟悉,對外國企業無效專利、偽專利認識不足。知識產權制度是企業參與市場競爭的工具,一方面鼓勵創新,促進新技術、新產品的增多,促進公平貿易,但另一方面鼓勵企業提升競爭力、壟斷力,產生制約競爭的負面效應。偽專利事件時有發生,一些不誠信的知識產權權利人在申請防御性專利時可能會妨害公共利益,使得其他企業很易于落入其“專利陷阱”中。

    張平表示,中國企業要注意二次創新成果的運用,防止受到原權利人的制約,同時提高創新能力,實現知識產權領域的可持續發展,增加在涉外知識產權糾紛中談判、應訴的砝碼。廣義的知識產權濫訴行為包括權利人到法院提起制約競爭的無效訴訟以及濫用行政強制措施,請求海關扣押侵權產品,而事實上產品并不侵權,目的在于使國內企業錯失商機、限制競爭,應對日益增多的涉外知識產權訴訟,國內企業應當提高在技術領域的控制能力,擁有自己的知識產權人才,一些國外權利人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濫用權利,在專利許可時,拒絕許可、高價許可、搭售非必要專利,在合同條款中制約中國企業,一旦出現問題,高額的維權成本使得許多企業望而卻步。涉外訴訟的成本很高,應當盡可能在早期雙方交換律師函的程序中,通過談判達成解決方案,將維權成本降到最低,如果不能達成,就應當堅持訴訟,同時要求惡意訴訟的損失賠償。




























































































































































企方程序
企方程序2